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hk2086的博客--古剡先生

孔子曰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古剡言:怀趣于网络进,岂不快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过学、当过兵、种过田、做过工、教过书、为人子、为人父、讲诚意、重礼仪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评说曹操 —— 千年褒贬不一 终难盖棺定论  

2010-06-21 21:08:04|  分类: 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 评说曹操   ——    千年褒贬不一  终难盖棺定论

        (根据《百家讲坛》于涛演讲视频整理)

66岁的曹操带着复杂的的心情离开了人世,因为他还没有完成安天下的理想,弥留之际的曹操最终把接班人交给了强者。他认为只有强者才能完成他的理想。回顾曹操的一生,他对中国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,千百年来褒贬不一,终难盖棺定论,那么于涛博士又是如何评价曹操的呢?

 

少年曹操,是乱世英雄;

青年曹操,要建功立业,要除殘去秽,要讨贼立功;

壮年曹操,在现实与理想的纠缠中,他选择了理想,他要用那太平理想而去奋斗;

老年曹操,志在千里,壮心不已。

在臣僚们的眼中,曹操是一个有魅力的领袖,有境界、能关怀、知人善人;

在对手眼里,曹操是一个枭雄、奸臣,又是一个用兵如神的人(诸葛亮说,曹操用兵仿佛孙吴,那那就是说,曹操是那个时代的兵家圣人);

在古代史家的笔下,曹操是一个佻易的人、非常之人、超世之杰,又是一个篡逆之徒;

在后世帝王眼中,唐太宗李世民说曹操是国家之栋梁,但是他有无君之迹;清乾隆帝说他是一个篡逆。

在民间,宋代苏东坡曾经记载了这么一件事,说市井百姓听说三国评书,老百姓的反映是什么?“闻刘玄德败,频蹙眉,有出涕者,闻曹操败,即喜唱快”《东坡志林》。

在民间,曹操是一个奸臣,是一个白脸。

而我认为:曹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。

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,他是一个有敬畏之心的人,他的敬畏来自于历史、来自于传统、来自于他的人生阅历;

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,他是一个有智慧的人,他唯才是举、他博采众长、他因时随宜、他是一个善于总结经验教训的人;

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,他是一个务实的人,他讲求实际、他实事求是、他赏罚分明;

当然曹操也是一个狡诈多疑、兇狠残暴的人。

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人,自然也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。

 2009年年底,考古工作者说,发现了曹操墓,“说曹操、曹操到”,一时聚讼纷纭,而这曹操一生,千秋功过,任人评说。

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 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  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

 

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   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  评说曹操 ——  千年褒贬不一  终难盖棺定论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

 古剡先生评述

曹操生于公元155年,卒于公元220年。观其一生,从举孝廉踏上仕途开始,收黄巾,讨董卓,败袁术,破陶谦,平张邈,杀吕布,灭袁绍,定乌桓,降刘琮,走赤壁,克马超,战孙权,收张鲁,封魏王,弃汉中,挟天子以令诸候。此千秋功过,各人所见不同。

同一个曹操,为何有如此众多的评论?

因为曹操是一个在非常历史时期发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。在当时,他名义上是一人之下,实际上是万人之上的叱咤风云人物,位高权重离天子一步之遥,他的面孔是鲜活的,他的头脑在思考与面对的是当时社会所有活着的人,他的每一个政策与行动,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当时社会上每一个层面上人的利益与生活。由此可知,在当时乱世之时,就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对曹操的评定。

曹操只活了66岁就走了,但地球要自转,女人仍生子。他带不走整个社会,带不走整个华夏儿女,历史总将延续。而活下来的人,仍然是属于一个社会,这些活着的人又是分人群的,分集团的,各自利益可以说是不同又可能说是完全对立。他们将从自己父辈那里听来的点滴事例,他们将承继长辈留下的恩仇情感,总是从自己所处经济、政治地位出发,去看待离去不久的曹操,这个时候,又是不可能对曹操有一个统一的评说。

一代一代的人走了,又一代一代的人成长了……直至今天,我们又延续着昨天重复过的故事。

只要人类社会存在,这种智者见智,仁者见仁的看法,是不会完结的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,我们会越来越认识曹操,但所有人家永远达不到认识的统一。

此时我想起了自己60年代在上海读大学时,一位教授说过的一句话:“历史上的哲学家,我可说他是唯物论者,也可说他是唯心论者”。文革中,这话定遭批判。但教授是一位思绪敏捷、出笔极快、著作很多的学者,只要领导、报刊需要什么内容与思想的文章,他能予以捷足先登。他太需要稿费来维持当时的家庭生活了,正如周作人受到许广平狠说的:鲁迅活着时骂鲁迅,鲁迅死了后吃鲁迅(用笔名写纪念鲁迅文章,以拿稿费补贴家庭开支)一样。现在我对这位教授的话如乎有新的认识。这不是说,对任何事物,没有是非,而是说,要大家统一是做不到的。即使是公道,有时也得靠强权的法律来判决,服不服,二次为准,二次后,从法律程序上可以说结束了,但不同思想仍然存在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