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hk2086的博客--古剡先生

孔子曰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古剡言:怀趣于网络进,岂不快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过学、当过兵、种过田、做过工、教过书、为人子、为人父、讲诚意、重礼仪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倪思“薄葬”言行的联想  

2009-04-17 15:57:18|  分类: 家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倪思“薄葬”言行的联想

 

人民网宁波视窗栏目4月14日报道了一则通讯:余姚发现南宋礼部尚书倪思墓。

南宋倪思(1147-1220),字正甫,自称齐斋老人,宋湖州归安(今浙江吴兴)人,孝宗乾道二年(1166年)进士,淳熙五年(1178年)中博学弘词科。先后出知绍兴府、婺州、太平州、泉州、建宁府。曾兼权吏部侍郎,除权兵部尚书兼侍读,徙礼部尚书,后为宝文阁学士。平生以直谏著称,博学多才。著有《经鉏堂杂志》、《齐山甲乙稿》、《兼山集》、《班马异同》等。晚年迁居余姚,卒后谥“文节”,《宋史》有传。倪思生於高宗时代。在孝宗时代时,20岁中进士,仕途上,伴随孝宗、光宗、宁宗三代帝王,74岁去世。明代学者潘大复评论《经鉏堂杂志》时说:“论朝事则有忠臣爱君之心,论家政则有君陈孝友之念,论山川则有遗世独立之志,论世味则有藻鉴人伦之明。繁而不乱,约而有规。其辞爽以劲,其气简而舒,信文章之大家,绣虎之长技也。”又说:“则文节官宋之学士,风操凛凛,为一代伟人。”   

21世纪初,岳麓书社出版发行的《古人云丛书》之《编辑按语》说:“他关于人生的‘穷’与‘达’、顺境与逆境的辨证关系的认识,达到了当时极高的水准;他《示儿》的十条‘子弟之职’和《遣女》的‘十戒’,是数百年来长辈教育子女的标准的总结,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同。”

现举一例,以察光辉。

倪思将人世间人们所作之事分为几种:一是有全乐而无苦者,如不能忘念,向善改恶;观圣贤书,日有所益;父母俱存,阖门和乐;亲近师友,讲贯义理;随力所及,济人利物等等。二是有苦乐相伴者,如饮酒可乐,而有中酒之苦;赋诗可乐,而有觅句之苦;为官可乐,而有忧责之苦等等。三是有须臾之乐无穷之苦者,如赌博、狎娼、戈猎、沉湎、笼养、戏斗等等;还有一种是苦乐相因者,如久病获痊、失物复还、恶子改过、被禁得释等等。他告诫人们:人来到世上,不是碰到苦,就是碰到乐。快乐是人们所追求的,痛苦是人们所厌弃的。只要不是神智不正常的人,都懂得趋乐避苦,然而真正懂得苦乐的人实在太少了。从上述寥寥数语中,不难懂得倪思是在倡善去恶;要做好人,不做坏人。

如此有作为、有思想的人物,怎样安排自己的身后之事呢?对自己的墓葬又有何交待呢?

请看他撰写的《令还山葬》:

“身后他年一切从俭,子孙不许随顺世俗,以侈为尚,津送止,合痛,省坟域,还山足矣,若石羊、石马、石虎之类,乃是标揭,要人发掘,切不可为,至于棺敛,只凉衫道服,若金带及银器,并不许入棺,其他徇俗虚费,一切勿讲,能从此者,是谓孝子,若俗人以此见责者,以此呈之。”

按当时制规,尚书以上官职,身后方可在墓前树立三对石兽;为免他人盗墓辱尸,如成吉思汗似的,安葬在莽莽草原之中;本是贫寒之家,也无谈金银财宝入敛;若要讲究排场气势,必借世俗推波助澜。唯独清者倪思,敢向儿孙们发出“身后他年一切从俭”,“徇俗虚费,一切勿讲”的两个“一切 ”;“子孙不许随顺世俗,以侈为尚”,“棺敛,只凉衫道服,金带银器,不许入棺”的两个“不许”。此时此地,他已高居尚书之位,其家不乏金银宝贝,却巧妙地以树“标揭,要人发掘”来达到俭省的目的。对于世俗,不是“随”,更不是推波助澜,而是以反潮流的勇气出现。他真正的满足就是“还山”。他又说:只有照此做的才是孝子,倘若有人责难的话,就说这是我尚书的主意。显然,“一切从俭”,“还山足矣”八个字,与老百姓说的“入土为安”完全一致了。这实在是中华民族对死者安排的最优方法,是民族精华,是在倡导乐于勤俭,反对奢侈的传统美德。

2009年3月,当人们在倪思安葬地考证墓址时,有人提出:“那样大的京官,为何是这样小的坟墓呢?”于是,对墓址的真假提出了很自然的疑问。好在有倪思活着时说过,并写在书上的话为证,才明白墓地是如此的平凡和“小样”。也让人惊叹,倪思在七百多年前写的嘱咐,今天还能在确定墓址时派上用场,同时也说明,追求奢华的世俗顽症是真所谓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”。

请看:

“有钱人的豪华气派的坟墓,仿佛是几百年前皇家贵族的坟墓一样。”

“一位老人去世,儿子送葬七天,每日死者家属大宴宾客,有1000人左右参加了葬礼,几百辆送葬车沿路长长排开。”

……

如此报道与消息,在今天已是司空见惯。

更有甚者,不是亲戚当亲戚,没有关系拉关系地赶赴入座“要人”的红白喜事;而某些其心不正的“掌权者”,又以此作为敛财的机会,还心安理得,乐在其中。这与封建官吏倪思比一比,可悲么?

传统的土葬改为今天的火葬,是殡仪的一大改革,一可省地,二为省钱,三能移风易俗。但当民政部门办的某几个殡仪馆也在高价销售墓址,变相地将钱财落入自己腰包的做法,与七百年前古人倪思的做法,岂不大相径庭?这无疑是一种历史与道德的倒退。

故此,作文示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