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hk2086的博客--古剡先生

孔子曰: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古剡言:怀趣于网络进,岂不快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过学、当过兵、种过田、做过工、教过书、为人子、为人父、讲诚意、重礼仪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师情  

2009-01-25 11:53:40|  分类: 孝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师情

在2009年1月17日,我的高中班主任冯麓泉老师九十大寿,部分弟子在母校的餐厅里举行了一个简单餐会。

操办的是母校现今张继良副校长,参加的有母校现今的校办主任兼工会主席马春燕,他们两人也曾是我的学生,而今天,在冯老先生的面前,我们又都是同出一个师门的师兄妹了。

师情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

 

冯先生之所以受我们爱戴和尊敬,不仅是因为他在教坛上认真、执着、善良和平凡地正度着他的一生,还在于他已经健康地生活了九十个春秋。

十年前,在我组织的为庆贺他八十大寿时,我说:“在你老九十岁的时候,我们再为你祝寿”。如今,我们心平理安地说:“做到了。”所以大家在晚餐一开始就说:“在你老一百岁的时候,我们再为你祝寿。”瞬间,师生笑语朗朗。

儒家学说有五尊:天地君亲师。师是人们崇拜的对象之一。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”,讲的是一个师对生来说,具有难以磨灭的影响。常常是先生的一句话、一个行动、一个爱好、一个目标、一个号召、一个鼓励,改变着影响着学生的一生。当学生长大成人,立业并做父,功成而回首往事的时候,是不能不想到老师的。

这个晚餐上,我在先生的面前,说了我在心里埋藏四十八年之久的有关我与先生的一件往事:

那是1960年困难时期,当我读了一年高中时,我父亲身体健康状况已经明显不行,虽只有57岁,但常常住院、吃药、打针。我有二位姐姐,大姐已经出嫁,二姐在做代课教师,她们也只能自己解决自己的生活费用,我和一个弟弟、一个妹妹,共三人上学,如何将这个家维持下去?已经是父亲考虑的问题了。作为长子,我怎样承担起家庭应尽责任呢?这是我的思维,结果,父母双双作出一个决定,让我辍学,自己去谋生。

如此,父亲拖着浮肿的双腿,将我带到了上海,在大上海,三分、五分的公共汽车、电车我们也很少乘,一般走得多。后来是让我住在一个同乡同姓人家里,地点是四川北路。临时工作是抱小孩。18虚岁的我、曾是校体操队员的我,又是县中学生排球队员的我,一位活蹦活跳的我,现在每天在10多个平方的房子里抱孩子,真是度日如年啊!

这种生活方式我只能承受。因为我是长子,应当理解父母的苦心,应当力能所及地为父亲接力,更何况父亲的生命也危在旦夕!

然而在我的班级里,为了做好流生工作,也演绎着寻找我的故事:首先到我母亲处,询问我去了何方,母亲说了谎,说我到祖母处了。他们真的派了班干部,到另县的一个山村去寻找。这两地相距120华里,最后走的20里的山路。一个陌生人在路上行走的辛酸,是可想而知的。但到我祖母处一问,她也不知道我在何处。这位干部回来向班主任汇报后,是冯先生特地到了我家,对我父母说了如下意思的话:“放弃读书,很可惜。假如经济有困难,我们夫妻俩都是教师,可以来资助他读书。”

这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?将心比心,真情的话语感动了我父母,于是改变了让我继续辍学的主意,父亲写信给我,让我回家乡继续上学。当时,我在上海虹口区一个楼层里,捧着来信,不知看了多少遍,激动得流出了泪水。当天向亲戚家借了十元钱,第二天乘上晚上十一时火车,第三天傍晚到了浙东家乡,由此我可以重新上学了。

虽然我的复学是没有叫老师支付学费,但是他的一番真诚话语打动了我的父母。为了让我有书可读,结果是家里变卖了一只大的菜橱,换回了二十四元钱,又变卖了一张八仙桌,要了八元钱,以此来支付我二个学期二十四元的学费及生活费用。其间,正是六十年代,学习的重负存在、生活的压力存在、饥饿的煎熬存在。记得,在一个雪天里,由于无钱卖雨鞋,从家至校约3华里的路程,我是赤着脚走到校的,方法是手拿出布鞋、揩脚布,到了学校之后,用布揩揩脚,再穿上鞋子,走进教室。在“不在城里吃闲饭”的号召下,母亲被逼到了离县城120里远的农村老家落户,父亲在单位里吃与住,弟弟在外县读中专,平时就剩下我和妹妹两人学习和生活,我得做三餐饭、洗衣服、搞家务。吃不饱饭的危难,也是件令人伤脑筋的事,有几次我不得不到城皇山地里弄一点罗汉豆、苦麻叶、大罗卜放入稀饭之中,使粥的浓度能厚实些。

当然我这时的主要任务是读书。“读书是最难的。”是我此时的真正体会。“没有比读书更难了!”这是我现时的感慨。

1961年刚读完了高二,我在一次偶然的迟到体检中,被应召入伍当兵了。一个月不到,父亲去世了。家庭经济来源断绝了。这给全家的每个人都带入了困境。

三年当兵期间,我年年被评上五好战士,每月六元的津贴,我用五元来寄给母亲。因为养母是我儿子的天职。

1964年春节,当时的国家和党的领导人有一席谈话,这促成了当年夏天有少部分大学的招生有了新的变化。我有幸进入上海复旦大学。从此改变了我今后的方向和道路。

我给先生说:倘若没有高中二年的知识和水平,我断然进不了名牌大学。倘若没有当时先生说真情话语,我是不会回来再读高中二年级的,而这不是先生的功劳么?

老师的情义是不能忘怀的。今天是除夕之日,就以此文来回味先生的恩情吧!

附:

       2012年10月10日上午,我因公下乡,在镇政府门口,一位男士见到了尹文欣,忙上前打招呼,但尹老一听,不知是何人?男士自报大名:“徐     ”。在旁的我,一听,立即伸出手,拉了他,也报了姓名,由此,相隔半个世纪之后,高中同班同学偶尔在此相会了,正是:“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

      我说,拍张相片。他就是本文中提到的曾到过我山区老家的班干部。我说:我没有忘记你。他说:那是领导交给我的任务,不管多难,也要完成。

师情 - 古剡先生 - nhk2086的博客--古剡先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